18061692221

马蹄莲

当前位置:首页 » 设计团队 » 肖锋

肖锋

设计师:肖锋


南京马蹄莲空间陈设设计总监

南京肖锋设计工作室 创始人

热爱生活,热爱家。

多年来设计作品遍布各地,诸多风格也多有尝试。但设计中至今未变的依旧是“家”的感觉很浓!

注重客户的需求,并愿意与之共同努力打造一个适合他们的家。

一切就让我们从“家徒四壁”开始吧。

设计作品:玛斯兰德、帝景天成、长江路九号、仁恒翠竹园、运盛美之国、山水华门等。

设计师介绍

关于肖锋,记忆中只有寥寥几次的见面,却印象颇深。大概是因为他的形象,每每见他都是一身正装,戴着黑框眼镜,说话的时候很少做什么手势,声音沉稳好听,气质斯文儒雅。

老实说,仅就外表而言,他给人的感觉更像一位学者。

听到这样的话,他笑笑,然后表示自己离学者还很远,只不过是在服饰上比较讲究。其实不用他说,早在我们刚刚踏入他办公室的那一刻起,“讲究”这个词就已经不由自主地出现在我们脑海中了。诸如此类的,还有品味与情调。

肖锋

设计师人生经历

暗恋桃花源

高中时代,当同学们都在想以后报考什么大学的时候,肖锋想当一个厨师,因为他觉得做饭很有意思,但因为家人反对所以这个愿望没有实现。读大学时,他学的是自己喜欢的设计专业,不过毕业之后他也没有如预想的那样成为一名设计师,而是听从家人的意见在一家国企做管理——虽然薪资优渥、工作清闲,但那样的生活始终不是他真心想要的。因此,三四年之后他辞职,回头寻找他的设计梦想。

彼时,时间是2000年左右。

如同大多数设计师一样,肖锋的设计起点也开始于装饰公司。说起那段时间,他有些感慨:那应该是自己最灰暗最压抑的两年。梦想与现实的碰撞总让人感到巨大失落,那时候他每天就是做背景墙、接单子、拉客户,与想象中的设计背道而驰。

转机出现在不久之后。在当时南京的一个装修BBS上,他发现很多人讨论装修设计的问题,但是并没有专业人士来帮助他们解答。见到这种情况肖锋便在论坛注册了账号,开始帮人家回答相关的问题,遇到自己也不懂的,就回工地请教别人,然后再来回答。“当时没有想那么多,就是觉得能帮助别人、自己也学到了很多东西,很高兴,很开心。”

后来,论坛上组织了一个免费设计的公益活动,肖锋那时候已经离开了装饰公司,开始摸索自己的设计之路。在这次公益活动中,他的客户很有前瞻性地提出了“田园风格”的概念,那时候肖锋自己对此也不太了解,但是那种与客户真诚地讨论与研究的机会让他感到兴奋。在那个网络不发达的年代,他去图书馆借阅了很多相关的国内外书籍,学习、思考、讨论、修改、完善,忙得不亦乐乎。可以说,那是他真正意义上的第一个作品,尽管没有得到丝毫钱财上的利益,但依然让他很满足,并为那套作品取了一个很诗意的名字——《暗恋桃花源》,名字的灵感来源于那一年赖声川改编的经典同名话剧。

大体来说,肖锋算是在南京比较早进行网络接单的设计师。而在设计还没有被市场认可价值的时候,他已经开始收20元/平的设计费了。如今看来不算什么,但在十多年前,那简直羡煞旁人。肖锋说,那时候还没有车子,每天挤公交车上班,但真的觉得很幸福。我们疑惑的是,他那么早就有网络接单的意识,为什么现在反而淡出了呢?

“我个人没什么生意头脑,朋友都说我‘和钱有仇’。而且现在工作室的单子很稳定,我不想做多,不喜欢太繁重的生活。在我的想法里,和工作比起来家庭更重要一点。”

在肖锋看来,设计的心态很重要。就像他说“人应该讲究”,设计也是如此。他十分重视细节的表现,为了达到预想的效果可以付出很多时间、精力,甚至财力。所以他不大愿意做全包,因为往往自己都会贴钱进去。有的事许多人都可以去做、都能够去做,关键就是个人是否愿意。正式、严谨、专业,是他觉得一个设计师应该具备的素质。

设计做了这么些年,肖锋最为人熟知的应该就是做美式了。他的美式很清雅,很灵动,很有“肖锋特色”,聊天中我们无可避免地谈到了这个问题。

“我做美式比较多,因为我个人比较喜欢,不过并不是说我只做美式,其他的中式、东南亚风格、简约现代风格等也做。常规的东西做了这么多年也驾轻就熟了,目前在尝试做些折中主义风格、摩登风格等设计。

在这里特别提一下肖锋的嗓音,沉稳清晰,谈吐有度。再加上满室的茶气氤氲、暗香浮动,这样的午后闲聊当真是分外舒服。

——何况,落地窗外还笼罩着一湖山色,满树清风。

肖锋

自做自事

其间我们得知,肖锋现在除了做设计,也会给一些装饰公司和院校做设计以及设计师相关的培训。虽然他没有从教的经历,但有很好的语言表达能力和丰富的经验与阅历。他讲的内容很多,包括设计的技巧、设计的心态、灯光运用、风格的解析、如何接单、如何赢取客户等。不过他明确表示,这些都是他个人的经验与看法,不具有普遍性。他不求能对别人做出多大影响,但凡自己说十句其中有两句能给别人一些启发,他就很开心了。

“我去讲课看重的不是装饰公司,我看重的是那群年轻人。因为都是从那个时候过来的,所以我很理解年轻设计师的心理。他们心怀理想,但是又十分迷茫,不知道该做什么、怎么做。我们那时候只能靠自己看书、琢磨,现在我希望能用自己的经验来给予他们年轻人一些帮助。”

可是不管怎么说,毕竟都是做设计的,同行竞争的风险肖锋就没有考虑到吗?

“这个没什么,我讲课绝对是毫无保留的。我常常讲,市场那么大,有无限的机会和可能。再说,我希望年轻设计师以后能做得好,因为只有他们好了,整个行业才会跟着好,我们也会更好做。如果墨守成规,没有任何改变,和客户关系也很僵硬,那么我们整个设计行业都不会进步的。”

不得不说,在这个问题上他的态度令我们心悦诚服。生活在浮世迷城里,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们惊觉人心的复杂,总是斤斤计较,总是顾此失彼。《史记》里说:“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这是千百年的众生相,但不应该忘了生活中还是有这样一种人:他们愿意赠人玫瑰,手有余香,就已知足。

顿了顿,我们问他是否是因为信佛才有这种观念,肖锋摇摇头,表示自己只能“自做自事”,他没有权利去要求别人如何如何,但至少自己要去做。包括他做公益,资助贫困儿童,都是这样。“我没有那么大的号召力,也没有能力帮助所有的人,只能影响一个算一个。比如我认养的那个孩子,我就想如果因为我的帮助,他能继续上学,以后能走出大山,有个不一样的人生,那对我来说就是一件很高兴的事了。”

碰触又收回

肖锋喜欢旅游,喜欢用自己的方式周游世界。在去过的所有国家里,他最喜欢意大利。

西祠上他有一篇《浮光掠影——Ilaly三城记》的帖子,我曾慕名前去观看,最后把留言都逐条阅读,不经意间看到他给别人的一条回复,大概意思是说罗马对于他这样学建筑与设计的人来说,是圣地。

那种敬畏与喜爱,溢于言表。

塞林格在《破碎故事之心》里说:“爱是想碰触又收回手”,用这句话来形容肖锋的某些心理,可能再恰当不过。他说在罗马的时候,他的住处就在罗马斗兽场的旁边,很近很近的距离,但是他一次都没有进去过。不是不心动,他对古罗马文明和意大利的煌煌过往有多痴迷只有他自己知道。于是我们问为什么,他说是因为觉得自己还没有准备好,在没有准备好的情况下不愿意轻易去唐突,那形同一种亵渎。同样的情况还发生在拉萨,他常去布达拉宫附近转悠,但迟迟没有走进。只是在一定的距离之外仰望,听耳畔梵音回响。

想触碰,却又收回手。

这不仅是出于热爱,更多的还是信仰与膜拜。

随性生活

不知是否是因为经常去欧洲的原因,耳濡目染,我们总觉得肖锋身上有种绅士风度。

穿戴上,他不见得追求奢侈品,但一定要有质感;喝咖啡,他会不下于十多种煮咖啡的方法,并且每种咖啡一定要使用相对应的杯子;下午茶,他会变着法地烘焙各色甜点,笑称自己“入错行”;平时还非常喜欢早上去花市挑一束新鲜的花来精心装扮自己的办公空间。

他笑着和我们说自己是“穷讲究”。

殊不知,这种生活状态是多少人渴望的。

他调侃自己没钱,但是活得开心。非常喜欢旅游,旅行的意义于他而言,已经不是单纯的看山看水看风景,而是习惯与态度,并在一次次未知的行程中发现惊喜和故事。在他的办公室里,放着很多有趣的小摆件,我们兴致盎然地一路看过去,他会和我们讲一下这个东西的来源。每到一个城市,他喜欢去当地的跳蚤市场“淘宝”。别人眼中的破烂废品,一旦入了设计师的眼睛,说不定就是千金不换的宝贝。比如墙上那副铅笔画,他说是在法国的跳蚤市场上看到的,已经有200多年的历史。可当时它是裱在一个很不起眼的框子里的,于是他就用了半天的时间将这幅画用小刀一点一点地从底板上剥离出来带回国;还有另外一幅,画的是个西班牙小城镇的中心广场,他那天一整天都坐在那个广场上,所以想买回来留个念想。

记得他有一条微博,是说看了《舌尖上的中国》里介绍山西面食那一集,就兴致冲冲地与妻子商量要不周末飞去西安吃羊肉泡馍。妻子没好气地说他“异想天开”,下次要是看了广州美食岂不是也要立马飞去广州?闻言,他在心里默默回答:是的!

——的确是率真又随性。

因而朋友们说他不太像个生意人,对投资理财没什么天赋,甚至不好意思向客户要设计费。看他的微博、微信,与工作相关的内容很少,比较多的是研制了什么新的甜点、带女儿玩了什么亲子游戏、得到了什么好玩的小物价、生活中发生了什么趣事儿、不经意拍到了什么美景等。

正所谓浮生若梦,我们总要努力,让自己活得是自己喜欢的样子。

一如肖锋。

设计案例